首頁 / 放.高論 / 一片丹心
放.高論
一片丹心
【一片丹心】「六四事件」與日本對華政策
2021.05.21
10:27am
/ 王丹
日本與中國共產黨這個人類歷史上最大的犯罪集團合作,是日本戰後外交的最大錯誤,是日本人民和日本政府應該永遠記住的歷史教訓。

 

在安倍晉三執政之前的日本,對華政策的基本原則就是以「友善」換取兩國關係的平穩發展,為了達到這樣的目標,甚至不惜做出違背一個民主國家的基本國格的事情。最典型的例子,就是32年前對於中國的「六四」鎮壓的態度。

 



六四當年日本協助中共:戰後外交最大錯誤

 

2020年12月23日,日本外務省公佈了1987年到1990年的外交檔案,合計26卷,長達1萬6百頁,其中包括了大量的與中國的八九天安門事件有關的檔案,許多都是第一次公之於眾。當年中共出動解放軍在首都屠殺抗議民眾,激起全世界的憤慨,西方國家紛紛對中國進行經濟制裁,其中也包括了日本。

 

但這份最新公布的檔案顯示,日本早在當年的G7會議上,就曾經幫助中國遊說西方國家,反對聯合制裁中國。我們早就知道,在所有的國家中,日本是第一個解除對中國的制裁的。這次的這份檔案的公布,提供了具體的證據,證明當時的日本,是如何協助中共走出困境的。

 

這份檔案公布之後,在日本引發了不少討論。曾經擔任日本國會議員的牧野聖修對此激烈批評說:「當年題本政府對華綏靖,日本外務省宛若中國共產黨的代言人」。他指出:「雖然歷史不能假設,但倘若1989年G7峰會得到時候,日本政府與西方國家聯合制裁中國,今天的中國就不會有如此的發達的經濟,同樣也不會成為如此強大的霸權國家。」

 

這位曾經在日本內閣擔任過副大臣的前高級官員沈痛地表示:日本與中國共產黨這個人類歷史上最大的犯罪集團合作,是日本戰後外交的最大錯誤,是日本人民和日本政府應該永遠記住的歷史教訓。

 

牧野聖修作為已經退休的前內閣官員,其發言也許不會對現在的日本政府的政策產生重大的影響。但是隨著上述那份檔案的公布,檢討32年前日本對華綏靖政策的聲浪已經開始出現,牧野聖修代表的,是日本政壇的一種新的「反思」潮流。

 

安倍晉三扭轉日本對中綏靖立場

 

眾所周知,出於歷史的原因,日本處理對華政策始終有著各種糾結,親中勢力長時期佔據外務省的重要職位,導致日本的對華政策始終無法強硬起來。但安倍晉三擔任首相之後,這樣的情況已經開始逆轉。

 

2020年7月,日本經濟產業省公布首批獲得「產線脫中補助」的企業名單,有87家集團公司將獲得總計7百億日圓的補助資金,將製造業產線從中國分散到東南亞及題本,減少對中國的依賴,建立彈性化的供應鏈。

 

日本政府還在2020財年的追加預算中,預留2千2百億日圓用於補助計畫,鼓勵企業將工廠遷回日本。這個政策變化是一個非常鮮明的標誌,代表日本政府已經開始全面檢討過去的對華政策,準備拜託以經濟合作為主軸的對話政策基本框架。

 

以原日本外務省副大臣,現任防務大臣岸信夫為代表的政壇實力派越來越具備鷹派特點。我曾經與一些日本外交界的中生代交流過,他們中的很多人已經認識到,當年日本在「六四」問題上的態度,現在看來是錯誤的,正是當年的綏靖立場,導致今天中國已經成為對日本的國家利益的重大威脅。

 

日本作為一個大國,如果只注重經濟利益,放棄在價值觀上應有的原則和立場,是無法成為受人尊敬的亞洲領頭羊的。多年來日本始終迴避對於中國的民主和人權狀況的批評,這樣的態度已經受到越來越多的批評。32年前日本政府在「六四」問題上的立場,現在已經成為敦促日本政府改變對華政策的重要歷史教訓。

 

 

圖片來源:翻攝自AFP

 

最新新聞
王丹
六四天安門學運領袖之一,曾任教於台灣政治大學、清華大學、中正大學等,現旅居美國。一個不可救藥的理想主義者;致力於做一個溫和,堅定,建設性的政治反對派;期待未來的中國,能夠重建政治秩序和生活秩序。
作者文章列表
王丹
六四天安門學運領袖之一,曾任教於台灣政治大學、清華大學、中正大學等,現旅居美國。一個不可救藥的理想主義者;致力於做一個溫和,堅定,建設性的政治反對派;期待未來的中國,能夠重建政治秩序和生活秩序。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