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文創 / 華語歌曲
放.文創
蘇芮〈跟著感覺走〉標誌著台灣曾有的汽車設計開發夢想及里程碑
2020.10.30
18:18pm
/ 放言編輯部 資深編輯 廖明潔
打著第一部台灣設計開發製造汽車的名號,加上電視強打出國拍攝非常吸睛的廣告,「飛羚101」成為1986年底整個台灣社會的「關鍵字」,打響名號功不可沒的〈跟著感覺走〉也成為連續熱唱好幾個月的暢銷歌曲

 

〈跟著感覺走〉是歌手蘇芮廣為傳唱的諸多代表歌曲中的一首,之前天后級的歌手張惠妹、那英都曾翻唱過,近年更成為許多歌唱選秀比賽節目中常會拿來表現唱功的曲目。很多人不知道的是,這首歌其實還與台灣汽車工業發展的里程碑有關,代表了台灣職人努力追求夢想實踐的精神。

 



走上台灣自己設計開發汽車之路

 

故事的源頭是在50年代初期的台灣,戰後百廢待舉的情況下,民生問題都難解決了,更遑論可以發展什麼工業建設,企業家嚴慶齡卻認定汽車工業對國家發展有「火車頭」的帶動作用,堅持在1953年創辦裕隆汽車的前身「裕隆機器製造有限公司」。當時台灣完全沒有汽車製造的人才和技術,嚴慶齡曾經與夫人吳舜文到德國尋求福斯車廠提供技術,對方認為台灣市場太小沒答應,後來才與日本的日產汽車達成技術合作協議,公司更名為「裕隆汽車」開始製造小轎車。隨著台灣經濟發展起來,政府輔導三輪車淘汰轉型為計程車,民眾也逐漸有了購車能力,裕隆慢慢在市場站穩腳步,雖然汽車零組件自製率已達到75%,仍處處受到日產汽車多方的技術箝制和防範,在嚴慶齡1981年因病逝世後接任董事長的吳舜文,有了「替中華民國裝上自己的輪子」開發台灣自製車款的念頭。

 

為此吳舜文毅然投入將近裕隆資本額三分之一的20億元,在桃園龜山成立裕隆工程中心,由年僅34歲的中央大學工程學院院長朱信,與33歲的機械博士林石甫、34歲的土木博士張哲偉,帶領300名平均年齡只有29歲的工程師和技工,投入這項艱鉅的任務。過往台灣都只能照著日本車廠提供的車型零組件開模製作並進行組裝,現在則是要從零開始畫藍圖設計出一部車子,在外界完全不看好的情形下,裕隆工程中心裡倒是充滿著強烈的使命感,眾人都覺得是在為國家實現一個夢想,經過5年不屈不饒的努力,終於在1986年打造出這個被稱為第一部台灣設計開發製造的汽車。

 

〈跟著感覺走〉為行銷活動添柴火

 

如此具有里程碑意義的產品要上市,自然得善加規劃造勢行銷,接下這個案子的是台灣本土老字號的國華廣告公司,他們在1985年底開始了系列造勢活動。首先登場的是為這台研發中的車款「X-101」公開徵求中文車名,為求正式慎重,國華還成立了評選小組,邀清沈君山、吳靜吉、高希均、柴松林等社會賢達擔任評審委員,並推舉柴松林為召集人。徵名活動十分受到大眾矚目,投稿超過3萬件,於1986年2月2日舉行的命名會議上,全體評委經過討論,根據「迅捷有力、響亮順口、國台語發音均無不當聯想」等原則,先初選出飛羚、神鵰、海東青、萬里青、漢風、萬里達、凌雲、御風、玉龍等幾個名稱,最後在3月9日的命名揭曉記者會上公布,由住在高雄的王姓女老師命名的「飛羚」雀屏中選,因為「飛羚」不論國、台語發音都很響亮順口,且與「X-101」流線、壯麗、速度快的形象相符,也象徵台灣汽車工業的飛躍進步。確定名稱後,裕隆董事長吳舜文親自以書法寫下「飛羚」二字做為飛羚101車款的標誌之一,安置在每一輛車尾燈的正中央。

 

蘇芮的〈跟著感覺走〉在這個階段登場了。為了配合這個歷史性的上市,國華公司規劃這部汽車的廣告要首創台灣紀錄的出國到日本琉球拍攝,而且得要有一首搭得上這個廣告的氛圍,既開闊明朗,又優雅帥氣、充滿新希望的廣告歌曲,他們想到了當時紅透半邊天,聲音極具有力量感的蘇芮。蘇芮所屬的飛碟唱片找來擅長不以說教方式卻能寫出激勵人心歌詞的陳家麗,以「飛羚」與英文「Feeling」的發音接近,從「Feeling」的中文「感覺」為發想點,寫出了〈跟著感覺走〉這首詞,大師陳志遠的作曲及編曲,以穩定爽朗的重拍節奏營造出歌詞所述「緊抓住夢的手,腳步越來越輕,越來越快活」的心情。蘇芮在此之前的歌曲如〈酒矸倘賣無〉、〈心痛的感覺〉、〈親愛的小孩〉等,多是偏向悲傷哀怨的曲調,在這首歌裡則充分展現她掌握截然不同情緒歌曲的功力,唱出客戶想要的,駕御著帥氣又動感的飛羚101會有的自由與豪放的感覺。歌曲錄製好,國華廣告拉著大隊人馬,還安排了一黑一紅兩輛飛羚101運送到琉球,大手筆地出動直昇機空拍,完成了這支台灣首度遠赴國外拍攝的汽車廣告以及蘇芮這首歌的MV。

 

  

飛羚101上市大為轟動

 

隨著命名活動、完成典禮、記者會等新聞消息數個月來的鋪陳,飛羚101於當年10月25日要上市時,已造成國人滿滿的期待感。裕隆連續兩天在台北世貿中心舉辦新車發表會,並另外在松山機場外貿展覽館,為被禁止進入世貿中心的15歲以下少年兒童舉行「飛羚101兒童車展」,三天的展場都擠進大批想一睹飛羚101風采的人潮,加上各大媒體密集報導此一國人自製汽車的標誌性成就,還有電視上不斷強打著非常吸睛的廣告,「飛羚101」頓時成為1986年底整個台灣社會的「關鍵字」,打響飛羚101名號功不可沒的〈跟著感覺走〉,也成為連續熱唱好幾個月的暢銷歌曲。

 

飛羚101的設計理念和性能在當時來說是非常獨到創新的,有五門掀背轎跑車的流線外型及超低風阻,還有蜂巢式尾燈、液晶顯示儀表板、四門電動車窗、平貼式車門把手、後視鏡基座開孔引導氣流、定速裝置等等,別說是當時所謂「國產車」中少見,就算與世界名車相比也不遜色,還有外國車商稱其為「中國法拉利」,上市後立刻獲得超過5000張的訂單,成為暢銷車款。飛羚101在隔年參加第27屆日本東京車展,是台灣車廠第一次參加國際車展,許多外國媒體都對飛羚出色的表現有所報導;李登輝總統就任後某次出訪中美洲,也帶了一部改版的「飛羚102」致贈給哥斯大黎加,都可看出飛羚車款當時在台灣所代表的意義。

 

可惜的是,飛羚後來陸續出現一些製造端技術品質和維修的問題,加上裕隆和總經銷國產汽車及技術合作的日產汽車三方勢力彼此箝制拉扯出現裂痕,以及同業間的惡意攻擊,造成後期銷量陷入瓶頸,不足以支撐品牌的研發投資成本,幾年後忍痛下市。即使存在的時間不長,飛羚101在台灣汽車製造史上還是完成了一個難得的夢想,年輕一代已無緣再看到飛羚101的英姿,只能在聽著「跟著感覺走,緊抓住夢的手」的時候,懷想那個充滿希望和夢想的年代。

 

 

圖片來源:翻拍專輯封面、裕隆汽車官網) 

 

最新新聞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