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擂台 / 放擂台
放.擂台
讀者投書|一國兩制,終於將香港一分為二
2020.11.13
17:42pm
/ 陳冠廷
所謂的一國兩制,其實就是一場註定要走向悲劇的惡性循環。

 

全球關注美國大選的同時,香港也非常不平靜。先是抓捕6名前、現任議員,數天前人大常委會聲稱支持港獨將喪失議員資格後,港府馬上將4名議員取消資格。港府動作之快,簡直就是北京的附屬單位。

 



以支持港獨當作取消議員資格的標準,簡單來說就是毫無標準、思想入罪。只要中共看你不順眼,什麼帽子都可以戴上。中共也很清楚在香港目前局勢下,若舉辦自由選舉,建制派一定會慘敗,即使靠著功能組別的扭曲選制也難維持多數優勢,因此以疫情為由延後1年選舉,再從參選資格下手,讓香港人僅存的選票完全失去作用。 

 

中共緊抓著一國兩制作遮羞布 

 

所謂的一國兩制,其實就是一場註定要走向悲劇的惡性循環。極權的本質是反秩序,需要一個強力的中央政府維持脆弱的共同體,只要地方自治存在,這個脆弱的共同體就會出現破口,宛如大水壩上出現了一個小洞,成為整個水壩內巨大壓力的宣洩口,裂縫越來越大,最終造成大壩崩塌。從1997年香港這個破口出現後,一國兩制勉強堵住了20年,但一個有著先天設計缺陷的修補方式,終究無法抵擋越來越大的水壓。 
 

既然中共要承諾香港人一國兩制,就不可能全面統治香港,既然無法完全統治香港,中共就永遠不會安心,於是頻頻出招壓制,引起港人反抗,再次加劇中共的不安全感、再次循環。極權沒有任何妥協的餘地,現在香港就是那個全中國的破口。中共緊抓著一國兩制作遮羞布,不願名符其實的全面統治香港,又不給予香港民主化,這種不上不下的狀態只有一種結果:將香港往港獨的路上逼。 

 

台灣就是一個例子。台灣早在日治時代就有了地方選舉,國民黨來台後,依然維持省轄縣市跟省議會的部分地方自治,當作所謂「自由中國」的樣板。即使中央層級的選舉還掌握在國民黨手中,這些民選地方議員有民意授權、有共同對手,會自然集結成一股反抗的勢力,足以跟國民黨抗衡,黨外就是在這個背景下產生。最後的結局大家也很清楚:黨外集結成了民進黨,打敗國民黨。所以一個專制政權只要保留選舉,無論是什麼程度,都會給反對勢力集結、進而顛覆政權的機會。 

 

一國兩制已經正式讓香港一分為二 

 

反對運動最怕出現領袖,更可怕的是具有民意授權的領袖。中共DQ這四位議員已經非常危險,更危險的是泛民議員全部辭職,至此,一國兩制已經正式讓香港一分為二。議會的存在本來就是為了讓當權者跟反對者有一個調和的空間,無論選制如何不公,只要議會有反對派存在,它都還可以宣稱代表全香港,也可以給處於弱勢的反對派一種平起平坐的假象。 

 

泛民議員全部辭職後,香港等於出現兩個議會,一個代表中共,一個代表反對中共的多數民意。香港社會已經非常分裂,立法會算是兩派僅存可以和平溝通的空間,現在連這個空間都沒有了,對立一定會加劇。而雙方為了爭取更大民意支持,訴求一定會越來越極端,最終泛民派會加速往港獨靠攏,建制派則是會自栩為穩定的力量,更貼緊中共。 

 

DQ加速香港的分裂、加速兩派極端化,但也可能這就是中共要的效果:將反對派全部逼出來,堅壁清野,一網打盡解決香港問題。無論未來局勢會如何演變,走到今天這一步,我想大家都會同意一國兩制已經正式宣告滅亡,畢竟一個必然失敗的矛盾制度,崩解只是時間早晚。接下來究竟是中共以更高壓的方式堵上破口?或是破口造成整個水壩崩塌?這就要看辭職的泛民議員是否有足夠的決心了。但無論如何,我想距離結局到來的時間已經所剩無幾。 

 

 

圖片來源:Kwok Ka Ki 郭家麒臉書

 

 
最新新聞
陳冠廷
現職為立法委員林俊憲國會助理,畢業於台灣大學生物產業傳播暨發展學系,從傳播斜槓進政界的八年級生。專注於國防外交領域研究,口頭禪是「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