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直評 / 言所欲言
放.直評
為什麼「兩岸關係」高於一切,過時了…
2021.01.14
13:03pm
/ 鄒宜鈴
在這樣的國際局勢下,我們還要高喊兩岸關係高於其他的外交關係嗎?還要事事以中國開不開心為判斷局勢的標準嗎?別忘了,只要我們不承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想要有自己的生活方式,不管做什麼, 中國都會不開心的!

 

「兩岸關係」高於一切的論調不要再來亂,好嗎!? 

 



「等了10幾年了…」,我那外交官友人,說著這話時的語氣,有著萬分的感慨和感謝,那是一種很複雜的情緒展現! 

  

一般來說,能夠考上外交特考的都很優秀,再加上平常工作的關係常接觸各國政要,讓有些外交官身上,多少有些高人一等的菁英官僚氣息 ; 對外、或對事,也不常有太多的情緒展露,大都是四平八穩的外交辭令。 

  

那麼,究竟什麼事會讓外交官既感慨又感謝?這得從美國國務卿龐佩奧發表的聲明說起,這紙聲明取消先前國務院發布的「對台交往準則」,意即所有台美官員的接觸將不再有所限制。什麼我們的外交官不能進國務院,就算去也要偷偷摸摸的去;什麼美國官員不得去雙橡園,因為雙橡園曾經是台美斷交前的大使官邸;什麼總統、副總統、行政院長、外交部長、國防部長不得正式訪問華府,只因這五人有主權象徵...。 

  

總之,就是還有很多的什麼跟什麼,那些都刻在外交官的心裡。 

  

台美斷交是1979年;國務院的「對台交往準則,則是在2015年發布,起因是當時的駐美代表沈呂巡在雙橡園升國旗。看似諸多的限制只有存在5年多,其實已經長達42年,只是在2015年之前,老美沒有白紙黑字,以行政備忘錄的方式發機密文件給各個行政機關,讓台美的交往明文準則化。 

 

自己國家的處境 

  

走過1979台美斷交的外交官,現在還在外交線上的應該不多;換句話說,現役的外交官,或者是中生代的外交官們,打從考進外交部的那一天起,應該就深刻體會到自己國家的處境,在國際間有多艱難。 

  

老實說外交官們,應該都挺失敗主義的,因為不管做什麼都會被中國杯葛、或教訓,中國還三不五時策動我們的邦交國,跟我們斷交…。在這樣的情境下,工作久了,人當然樂觀不起來,做什麼也都會有框架;偶爾想要有創意思維時,可能會被心中的另一種聲音「這成嗎?會不會惹來一身腥 …」給制約,因為上頭的長官不是這樣做事的,一旦自己這樣做,會不會被點名作記號,甚至有礙升遷!? 

  

台灣這個國家,本身存在著認同分歧,更是讓中生代的外交官們,屢屢夾在中間。 

 

兩岸關係為重?還是台灣與國際的關係為重?更白話的問法是還是要以「台美關係」為重?台灣自己的國家利益是什麼? 

  

如果以兩岸關係為重,那麼所有的作為就都要考量中國開不開心。 

  

儘管原定訪台的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克拉夫特,最後因為要處理交接事宜,國務院把所有的出訪行程,包括龐佩奧自己的,全部都取消。但是凡走過必留痕跡,國民黨人在傳出克拉夫特要訪台時的反應,竟說人家是「惡客」不應該要來;國民黨籍的前總統馬英九,甚至酸來訪的克拉夫特此行是「FBI(Friendly but inconsequential)友善但沒有結果,言下之意就是毫無用處。已經被馬英九的 FBI言論嚇壞了嗎?他隨後還說美國這個舉動,只是想「刺激」中共,這讓人不禁懷疑馬英九是被林鄭月娥附身了嗎? 

 

沒人想要過什麼都被管制的生活 

  

在台灣雖然已經政黨輪替多次,但是不可諱言的是政府體制裡的文官,因為自身家庭背景、成長時期的教育制度、時空環境氛圍的多重交相作用養成下,很多人有著中國很強、中國很棒,不要讓他不開心的思維,政黨傾向也較偏國民黨。但是不是說這批文官心中就沒有國家利益、很親中,因為那只是被過往的教育、背景、甚至是工作環境裡的氣氛給制約住了。真心相信沒人想要過著什麼都被管制、什麼都被監控的生活,就算罵句總統也要擔心會不會被肅清,如果這樣,那日子不就了無生趣。 

  

如果以整體國際局勢,也就是台美關係為重的話,會清楚知道就算跟中國同文同種,那也是過去的事;彼此間就頂多是語言會通,還有黑頭髮、黃皮膚長得像罷了,所已不會因為這樣就放棄民主的價值和信仰,轉投獨裁的懷抱。因此不管克拉夫特來不來,都會戒慎恐懼的去處理台美關係的所有事物。美中兩強對抗,也不是只有台灣被夾在中間,持平的說是很多國家都被夾在中間,都必須在美中之間選一個符合自身國家利益的盟友。這個選擇關乎國家的政治體制、經濟、科技、安全…,要美國的自由民主?還是中國的獨裁專制? 

  

美國的新總統拜登即將上任,有人說他不會跟中國對幹,中美關係會緩和非常多,首當其衝的就是台灣,但是真是如此嗎?美中兩國在經濟、科技上有著嚴重的互相衝突,希望現有的國際秩序可以框住中國,美國已經努力了將近四十年,結果很多事都被牽著鼻子走,搞到一堆科技被竊取、經濟也受到波及;就連引已為傲的民主,也被慢慢侵蝕。這些,拜登,或拜登即將上任的政府,都看不見嗎只能說那是美國,美國人自己的國家,人家會比我們緊張,會做出最符合自己國家利益的選擇。從從香港的民主派在一夕之間被肅清,拜登的國安顧問候選人蘇利文發聲「嚴重關切香港鎮壓民主」;蘇利文也不是只對香港問題說話,他也曾在接受CNN訪問時表示,對於貿易經濟問題,將連結盟友對抗中國。 

  

由此可知,美國的國家利益會是和中國走得很近、很熱呼呼嗎?只能說拜登政府的對中手段,或許不會像川普政府那樣的猛烈,但是要說會回到歐巴馬時代的友中,或是尼克森時代的親中,都太過不切實際。 

  

台灣內部的認同分裂,除了展現在克拉夫特的訪台事宜外,也展現在某些人在評論龐佩奧宣布解除「對台交往準則上。 

 

要符合台灣的國家利益 

  

有人說這是龐佩奧在給即將上任的拜登找麻煩,台灣被無端捲入美國的內政,到時會賠了夫人又折兵;言下之意是認為我們的外交官在美國處處受限沒關係嗎?這是被矮化到成習慣和自然嗎?更諷刺的是拜登的交接團隊在被問到此事時,並沒有說要調整回去,反倒是謹慎的說「繼續支持符合台灣人民意願與最佳利益的兩岸議題和平解決方案」,想過拜登為什麼沒有直接跳出來反對嗎?別忘了近幾年,美國國會不分參眾兩院通過的眾多友台法案,不難發現重新審視、調整美台的交往準則,是參眾兩院的主張甚至是共識 

  

在這樣的國際局勢下,我們還要高喊兩岸關係高於其他的外交關係嗎?還要事事以中國開不開心為判斷局勢的標準嗎?別忘了,只要我們不承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想要有自己的生活方式,不管做什麼, 中國都會不開心的!在這前提下,我們就該認清事實,所有台灣人,包括軍公教的公務人員,尤其是外交官,就都該放棄「兩岸關係」高於一切的思維,靜下心來想想怎麼做才符合台灣的國家利益;當然如果繼續兩岸關係高於一切,事實上我們外交部就可以裁撤,因為不需要其他的對外關係。在這邏輯下,再去看看有些人的論述,說什麼要親美也要親中,最好兩邊都不得罪,不是好傻好天真,就是鄉愿到讓人生氣為什麼可以這麼沒有中心思想。 

  

外交系統過往多多少少有著以兩岸關係為重的潛規則,因為大家都被斷交斷怕了,因此我那外交官友人「等了10幾年」的話,真的讓人感觸很深。這說明著兩岸關係很重要沒錯,但是絕對不是至高無上的,因為台灣有著自己的國家利益和外交關係。文官有這樣的認知,那政黨人士呢?一個國家的對外關係,不該被拿來政黨間相互攻訐的工具,因為那事觀國家走向和國家利益。台灣什麼時候可以不要有認同和政治上的分歧,除了老掉牙的說法用「時間」和「耐心」,去淡化當年因為「時代」所造成認同分歧外,我們還能做些什麼?終究時間不等人!屢屢看到那種以兩岸關係為重的發言時,都害怕自己哪天會被迫要用紅護照,這是多可怕的事啊!

 

 

圖片來源:美國務院官網、外交部臉書、打馬悍將粉絲團、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傅建文

 

最新新聞
鄒宜鈴
台北市民。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