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文創 / 華語歌曲
放.文創
從天王周華健到天后王菲,那些為自己孩子寫的歌有著滿滿的寵愛和溫暖
2021.01.22
17:54pm
/ 放言編輯部 資深編輯 廖明潔
管你是天王還是天后,有了自己的小寶貝之後都變成「孩子傻瓜」無條件寵愛著孩子,也被激發創作靈感為他們創作出一首首的好歌

 

音樂創作者關注的範圍大至國家社會的脈動,小至自己日常的生活,都可以成為創作的素材及主題。華語流行樂壇從90年代前後開始有了越來越多的創作型歌手,當他們生活發生有了小孩如此大的改變,除了一個個都變成「孩子傻瓜」無條件寵愛著孩子之外,也被激發了創作靈感,為自己的寶貝們創作出一首首的好歌。

 



周華健首位以自己孩子為主題創作

 

華語流行樂壇第一次出現歌手專門為自己的下一代寫一首歌,應該就是周華健的〈親親我的寶貝〉了。出生在香港的周華健,跨海來台灣考上台大數學系,之前就有在玩樂團的他,邊讀書邊到民歌西餐廳駐唱打工,認識了也在台灣唸書的美國女孩康粹蘭,兩人於他25歲時結婚。周華健後來進入滾石唱片當製作助理,因為演唱汽車電視廣告曲〈心的方向〉受到矚目,促成他首張個人專輯在1987年發行;雖然當時大部分的唱片公司對歌手的形象還是很保護、不太會公開感情狀況,不過出道時已27歲的周華健走的是陽光、健康的形象路線,一開始就對已婚的身份直言不諱。他的歌唱事業一路順遂,3年內出了5張專輯,1990年兒子周厚安出生,心有所感的周華健為他創作〈親親我的寶貝〉這首歌,收錄在1990年《不願一個人》專輯中。當時周華健是從妻子一懷孕就想要寫這麼一首歌,曲子寫好了,歌詞卻寫不出來,直到兒子出生後的某晚他突然有了靈感,一下子就寫出大部分的歌詞,但其中一句一直卡住,詞窮的他就先用語氣詞「啦啦呼啦啦啦呼啦啦」代替,沒想到和整首歌很契合還增加了一種童趣感,那句就此成了固定的詞。

 

這首歌曲風溫馨,表現出父親對孩子的寵愛和期許,華語流行歌曲首次出現這樣的主題,讓這首歌有頗高的傳唱度,也讓周華健有了慈父的形象。周華健後來曾在訪問中開玩笑的說周厚安很可憐,在成長過程中總是被老師和同學說「原來你就是那首歌的主角」還要他演唱這首歌,可是他們在家裡其實幾乎沒唱過這首歌。台灣俚語説「娶某前,生子後」,周厚安果然也替爸爸帶來好運,周華健在當年以他作曲的〈這城市有愛〉拿下第二屆金曲獎「年度最佳歌曲」,是他的第一座金曲獎。有趣的是,幾年後周華健有了女兒周厚恩,為了公平起見,他也為她寫了一首〈女兒歌〉收錄在1995年的《愛相隨》專輯中,他用正牙牙學語的女兒隨便講出來的字詞當作歌詞,所以「作詞人」是掛名周厚恩。在這首歌裡,周華健演唱的感覺是邊逗女兒玩耍邊唱歌,唱一唱還會忍不住笑出來,對「前世情人」的寵溺溢於言表。經過30年後,當年那個「親親寶貝」周厚安已長成一位很有個性的帥哥,從紐奧良大學戲劇系畢業後也投入戲劇圈發展,演出電影《五星級魚干女》,電視劇《一把青》、《深夜食堂》等作品。

 

周治平用反諷語法歌頌親情

 

〈親親我的寶貝〉的成功顯示這種主題的歌是有市場的,後來陸續有類似的歌曲出現,其中一首就是周治平的〈我怎麼可能會愛上你〉。周治平讀大專正是校園民歌風靡之時,他也跟著學吉他、到民歌餐廳演唱,參與了兩張校園民歌專輯錄製,同時也開始了歌曲的創作。退伍後他考進綜一唱片當製作助理,幸運的是,才進公司一個月,原來的製作人就離職了,他和黃大軍兩個製作助理順勢「扶正」成為製作人參與齊秦專輯的製作。他創作的歌曲陸續被唱紅,包括周華健〈寂寞的眼〉、劉德華〈我和我追逐的夢〉等等,90年代初期流行幕後創作人自己跳上檯面成為歌手,當時已是搶手製作人的周治平也順著這股潮流成為了歌手。1990年推出首張個人專輯《青梅竹馬》十分受到歡迎,1992年再推出第二張專輯《歲月的歌》,其中最為大眾熟知的歌曲是〈蘇三起解〉,〈我怎麼可能會愛上你〉則以特別的主題和帶點雷鬼味道的曲風而受到注意。歌詞用反諷的寫法描述孩子猶如小惡魔,「你這個翻來覆去不肯休息的壞東西,當你噘起倔強的小嘴,發起脾氣不吃不喝也不肯睡,你這樣作威作福橫行惡霸,我怎會如此甘心為你作牛作馬」,生動的描述深得新手爸媽的共鳴,在當時也流行了一段時間。

 

王菲用獨特電音風格唱給孩子聽

 

為配合「嬰孩」的主題,這類型歌曲大部分「標配」都是以簡單的配器和溫馨的旋律來營造童趣、溫暖的感覺,唯獨天后王菲寫給女兒的歌,是用十分具有潮流和節奏感的電子音樂呈現,一如她向來的特立獨行。1997年的王菲早已是以〈我願意〉、〈執迷不悔〉、〈天空〉等歌曲紅遍華人世界的天后,那一年她離開待了多年的新藝寶唱片改與EMI簽約,開啟了後來又一波的事業巔峰期。她先是以專輯《王菲》創下在台灣10天銷量就超過45萬張,全亞洲累計銷量破百萬的成績,接著1998年10月的《唱遊》則成了她音樂生涯中一張在傳唱度、銷量、樂評評價等各方面都受到高度肯定的重要專輯,而她為女兒竇靖童譜寫的〈童〉就收錄在這張專輯中。

 

這首歌由王菲填詞譜曲,她當時的先生、也是創作歌手的竇唯編曲,那時候才1歲多還不太會說話的竇靖童,則在歌曲中貢獻了「嘿,媽媽」、「掰掰」和一長串牙牙學語的可愛聲音,可說是一家三口通力合作完成的歌曲。雖然是寫給嬰孩的歌又有童音穿插其中,曲風卻是當時已經開始流行、充滿電音感的Chill-Out音樂,竇唯用時有時歇的重音節拍和科技感的音色,搭配王菲迷離感十足的吟唱,營造出時尚氛圍及未來感。歌詞裡的「你不能去學壞,你可以不太乖」是王菲對孩子的期許,而竇靖童也一如媽媽的期待,成為一位頗有自己想法及獨特風格的優秀音樂人,2016年還以電影《七月與安生》的主題曲入圍第53屆金馬獎「最佳原創電影歌曲」。2016年底,淡出歌壇多時的王菲重磅回歸舉行《幻樂一場》演唱會,4天後就滿20歲的竇靖童特地為媽媽擔任合音,當天王菲把竇靖童的英文歌曲〈The Way〉請林夕填了中文詞為〈童殿〉這首歌來演唱,在台上向來酷酷的她,唱到「你是童真和世故結合的物種,是肉眼會視而不見的那一抹笑容」時,看著竇靖童捂嘴笑了,母女兩人在台上不經意的溫馨互動成為當晚的經典畫面。

 

歌手們寫給自己孩子的歌還有李宗盛的〈遠行〉、張學友的粵語歌〈搖瑤〉、周杰倫的〈前世情人〉、旺福樂團的〈布穀鳥〉等等,甚至還沒結婚生子的大陸歌手華晨宇都曾以幻想的方式寫了一首〈寫給未來的孩子〉,看來擁有子女這件事,的確是給予了音樂創作者們非常豐沛的創作靈感。

 

 

圖片來源:翻拍《幻樂之城》節目畫面、滾石唱片臉書) 

 

最新新聞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