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文創 / 華語歌曲
放.文創
世紀之交的金曲獎新人孫燕姿,與周杰倫聯手帶動21世紀初華語流行音樂市場
2021.03.08
17:59pm
/ 放言編輯部 資深編輯 廖明潔
同為2000年出道的孫燕姿與周杰倫,在2002年的台灣專輯整年銷量就占了近40%,當年《亞洲周刊》以封面及內頁十大頁篇幅剖析亞洲出現的「孫燕姿現象」,與「周杰倫現象」並列,被媒體稱為「男有周杰倫,女有孫燕姿」

 

在回顧華語流行樂壇比較近期的發展歷程時,2000年是很常被討論到的一年。正逢世紀之交的這一年,MP3數位音樂的出現讓盜版情況加劇,已歷經10年鼎盛發展的華語音樂黃金年代隱隱有走下坡的跡象,末世的憂心氣氛中,幾位在這一年出道的新生代歌手卻都有驚人的優異表現,為新世紀的樂壇注入希望活水。這幾位歌手中,出道就成為金曲獎最佳新人的孫燕姿,用超強的唱片銷量帶動力讓華語樂壇又繁盛了好幾年。

 



堅持完成學業才發片

 

孫燕姿是新加坡華人,在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當教授的爸爸,以及在工藝學校教書的媽媽,對她及姊姊、妹妹的管教甚為嚴格。孫燕姿從小就喜歡音樂,5歲開始一路學鋼琴到大,曾獲得英國皇家業餘八級鋼琴證書,10歲時第一次站在舞台上唱歌,18歲時創作了第一首歌曲〈Someone〉。她依照父母的期待考上了南洋理工大學讀行銷學系,課餘擔任學校樂團主唱,媽媽看她真的喜歡唱,就幫她報名了新加坡著名音樂製作人李偉菘開辦的音樂學校學唱歌;到此時她都還是只把唱歌當興趣,沒認真想過當歌手,不過老天爺終究沒讓她的才能就此埋沒。1998年,當時擔任台灣華納音樂董事長的周建輝去李偉菘音樂學校探班正在當地錄音的天后鄭秀文,才接任董事長不久的周建輝提及打算多發掘一些新人,李偉菘遂安排學校內幾位表現較好的學員來試唱,其中就有孫燕姿。

 

孫燕姿獨特的嗓音和演唱功力立刻引起周建輝的高度興趣想把她簽下,孫爸爸雖然不反對她進演藝圈,卻堅持她得先專心把大學念完之後才能去唱歌,孫燕姿自己也是同樣的想法,堅持讀完大學才要與華納簽約,而華納實在太看好這個「秘密武器」的威力,願意等她一年多的時間,到她快要畢業時才積極展開新專輯的錄製。徒弟孫燕姿出專輯,理所當然由師父李偉菘操刀;李偉菘有一位雙胞胎弟弟李偲菘,兩人在19歲時曾以雙人團體出道,後來因為對歌手角色不適應而轉為幕後創作及製作,兩人可以合體也能獨立作業,諸多大牌歌手包括張學友、林憶蓮、葉蒨文、那英、郭富城等都有與他們合作過。在台灣也有一對類似情況的雙胞胎兄弟,包小松與包小柏曾以團體「Twin Star」的身份跟著哥哥包偉銘一起表演,因為服兵役解散後,兩人退居幕後工作,在台灣的音樂圈屢有佳作產生。巧合的是,包小柏當時是台灣華納音樂製作總監,孫燕姿的專輯正是由他負責規劃,裡面有2首歌是他的創作,他也找來哥哥包小松一起製作,使得該專輯很有趣的成了一張由兩對雙胞胎兄弟聯手打造的作品。

 

〈天黑黑〉造成話題

 

這張在2000年6月伴隨著孫燕姿從南洋理工大學以優異成績畢業發行的專輯就取名為《孫燕姿》。第一波主打歌〈天黑黑〉才釋出就引爆了大眾討論及媒體關注,這首與台語傳統民謠同名的歌是李偲菘找來作詞者廖瑩如為孫燕姿量身打造的,用極簡單的鋼琴伴奏來襯托孫燕姿特殊的聲音與唱腔,歌詞唱出對小時候單純的自己的懷念以及長大後的感悟,在副歌處巧妙的取樣了台語民謠片段,獨特的曲式讓即使是第一次聽到的人都會留下印象,也對孫燕姿的好歌聲讚不絕口。用慢歌一鳴驚人表現出她在聲音上的細膩處理,下一首主打馬上來首輕搖滾展現她的聲音力道及節奏感,由包小柏寫曲的〈超快感〉表達了新人類的新愛情觀,輕快的吉他編曲帶出順耳的旋律,開頭第一句「感覺對了,我要出發」成了年輕人的慣用語,也奠定了日後孫燕姿固定會有的搖滾風格。

 

抒情小品〈愛情證書〉主打的是她最大宗的學生歌迷,純愛的主題加上易記易唱的悠揚旋律,瞬即在KTV熱唱排行榜名列前茅。包小松另一首作品〈E-Lover〉由李姚作詞,搭上當時開始普及使用的Email,敘述一段台北倫敦間的遠距離戀愛,孫燕姿在這首歌裡唱出一種介於單純可愛與世故成熟之間的聲線,在中高音區的假聲氣音轉換非常動人。〈很好〉由孫燕姿作曲,強化她除了能唱也能創作的「音樂精靈」形象,首度公開發表的就已是完成度及市場性都很高的作品。專輯裡最後一首〈Leave Me Alone〉則是一首帶著灰暗色調的另類搖滾歌曲,孫燕姿對這種曲風的詮釋與當時西洋樂壇的搖滾女歌手相比毫不遜色。

 

掀起「孫燕姿現象」

 

這張專輯的音樂性極為豐富,充分展現孫燕姿掌握不同曲風的能力,兼顧流行性及品質,使多首歌曲都具有當作主打歌的實力,更讓聽眾覺得值得把整張專輯都買下來,加上華納音樂原本就看好她,宣傳預算比照天王天后等級,歌曲還搭配汽車廣告,種種條件水到渠成之下,專輯發行7天就勇奪各大唱片排行榜冠軍。她引發的討論及清新的外表也讓廣告商相中,短時間內連拍了電信、衛生棉、化妝品、電玩等廣告,一時間「瘋孫燕姿」成了流行,掛在各大唱片行、商場的海報、燈箱及立牌紛紛被偷走,甚至她在中壢舉辦簽唱會都引來失業男子對空鳴槍意圖挾持她勒索錢財。

 

這張專輯光是在台灣就賣出30多萬張,在全亞洲賣破百萬張,以當時唱片銷量已大幅下滑的市場來說是非常驚人的成績,也因此成了台灣大眾唱片專輯銷量年度冠軍。中華音樂人交流協會把〈天黑黑〉選為當年的年度十大單曲,隔年第12屆金曲獎她入圍「最佳新人」,同時入圍的還有周杰倫、戴佩妮、林凡、范瑋琪,競爭激烈的「死亡之組」代表的是當年出道的新人表現之優異令人咋舌,孫燕姿的最終獲獎也更顯難得。值得一提的是,這年的5位入圍者裡,孫燕姿和戴佩妮後來陸續成了金曲歌后,周杰倫也得了金曲歌王,高達六成的歌王歌后養成率恐怕也是歷屆之最。

 

孫燕姿在出道當年就包攬亞洲各地共15個「最佳新人獎」,至今仍為華語歌壇難以打破的紀錄,她後續三張專輯都是台灣年度銷售冠亞軍,風頭之健只有周杰倫可以相比,2002年台灣專輯一整年的銷售量,他們兩人的四張專輯就占了近40%,當年《亞洲周刊》還以封面及內頁十大頁篇幅深度剖析亞洲出現的「孫燕姿現象」,與「周杰倫現象」並列,被媒體稱為「男有周杰倫,女有孫燕姿」,同為2000年出道的兩人,聯手讓21世紀初的華語流行音樂市場又多暢旺了幾年才走向衰退。

 

 

圖片來源:翻拍專輯封面) 

 

最新新聞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