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高論 / 一片丹心
放.高論
一片丹心
【一片丹心】「人權優先」的口號治標不治本
2021.04.23
10:10am
/ 王丹
人權一定要列為美國對華政策的重點之一,但美國對華政策最重要的,應當是解決中國的政治問題。

 

4月20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與代表8個國家的人權捍衛者進行視頻會議,討論美國的人權政策。參會的中國人權律師滕彪向布林肯國務卿建議,美國政府應該把人權放在外交最重要位置。

 



「人權優先」跟中共打交道本末倒置

 

美國國務院用這樣的方式,向全世界專制國家宣示美國在外交政策上的「人權優先」的立場,這是重返從卡特總統開始的以人權問題彰顯美國價值觀優勢的老路。過去,我也贊成「人權優先」這樣的外交政策和口號,但現在,隨著局勢的變化,我對這個問題有了不同的看法。對於縢彪律師提出的「把人權問題放在美國外交的最重要的位置上」的主張,我也不敢苟同。

 

人權問題當然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美國作為世界領頭羊,某種程度扮演「世界經擦」的角色,提出人權議題當然是令人鼓舞的。但用「人權優先」的外交政策來跟中共打交道,我認為根本就是本末倒置,對牛彈琴。最終很可能淪為空洞的口號,但無法從根本上解決人權問題。

 

要先解決中國的政治問題

 

眾所周知,人權問題和政治問題,兩者之間雖然有高度的關聯性,但仍然是不同的兩個問題。對於中國這樣一個以「維護中共的統治基礎」這個政治問題為治國核心的國家來說,要解決人權問題,首先就要解決政治問題。不解決中國的政治問題,人權問題根本無解,只能淪為嘴砲。在中國,連經濟問題都是政治問題,何況人權?因此,美國國務院在制定對華的外交政策時,應當把政治問題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人權問題的解決應當是隸屬於政治問題的解決之下的。

 

多年來美國一致強調「人權優先」,但成效其實有限。以中國為例,人權外交最大的成功也就是釋放幾個政治犯,我本人能夠流亡到美國,就是這樣的外交成果的體現。對此,我當然感謝西方國家的人權努力,但我也必須指出,個案的解決,這並不能導致中國的人權狀況從整體上有所改善。事實上,在魏京生,王軍濤和我等著名政治犯被釋放之後,中國的人權狀況並沒有改善,反倒是進一步惡化。釋放了我們,中共很快就再抓了劉曉波,甚至至死都不再釋放。歷史已經證明,人權外交無法解決人權問題。這是一個慘痛的教訓。

 

更嚴重的問題是,面對西方國家的人權外交攻勢,中共食髓知味,已經習慣於用中國人作人質,隨時抓一些異議人士,以備緩中美關係的時候使用,這等於是把釋放人質,當做建立戰略緩和空間的手段。因此,很弔詭的是,人權優先的政策,反倒可能令中國的異議人士成為人質。

 

結束中共一黨專制,才能改善人權問題

 

這當然不是說,人權優先的政策不對,更不是說美國應當放棄在人權問題上對中國的施壓,我的看法是:不管怎麼樣,人權一定要列為美國對華政策的重點之一,但美國對華政策最重要的,應當是解決中國的政治問題。這至少應當包括兩個部分:第一,結合盟國,共同嚇阻中共對外擴張;第二,結合海內外中國民主力量,採取包括政治,經濟,軍事等各種手電,動搖中共的統治基礎。只有結束了中共的一黨專制,中國的人權狀況才有可能改善。

 

二十年來,從我們到西方國家,應當在對中共的認識上,有了新的看法,有了新的手段,如果還是把外交政策的最重要的位置,以及最核心的思考,僅僅放在「人權」問題上,那只能陷入中共的陷阱之中。

 

 

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傅建文;圖片來源:翻攝自美國國務院flickr、《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路透

 

最新新聞
王丹
六四天安門學運領袖之一,曾任教於台灣政治大學、清華大學、中正大學等,現旅居美國。一個不可救藥的理想主義者;致力於做一個溫和,堅定,建設性的政治反對派;期待未來的中國,能夠重建政治秩序和生活秩序。
作者文章列表
王丹
六四天安門學運領袖之一,曾任教於台灣政治大學、清華大學、中正大學等,現旅居美國。一個不可救藥的理想主義者;致力於做一個溫和,堅定,建設性的政治反對派;期待未來的中國,能夠重建政治秩序和生活秩序。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