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高論 / 騰焰飛芒
放.高論
騰焰飛芒
【騰焰飛芒】疫苗之亂是一面照妖鏡
2021.06.17
16:47pm
/ 孫瑋芒
好心肝事件帶給社會強烈衝擊,引爆民眾怒火,是因為社會表率的形象被顛覆了,民眾的道德理想幻滅了。

 

本月發生數起特權打疫苗事件,好心肝診所深夜號召所謂的志工打疫苗,是至今規模最大、最顯著的,形成法治的一個大破口。那個人山人海的夜間,好心肝總共為1285人施打疫苗,大部分被施打人員都不符合資格,身分涵蓋現任國策顧問、前內閣首長、工商界大老、文化界名人、資深藝人、政論節目名嘴、主播。

 



疫苗之亂是「讓領導先走」的翻版

 

這些違規打疫苗的社會菁英,有人迅速出面道歉,有人掛電話拒絕媒體查證,有人沉寂數日後發文道歉,有人仍然躲在《個資法》的保護傘下,等待風聲過去。疫情來襲聲中,6月8日那一夜,好心肝疫苗沒有打在第一線醫護身上,而打在特權群體身上,依稀是中國「讓領導先走」黑暗故事的翻版。

 

1994年12月8日那一夜,中國新疆克拉瑪依市友誼館劇場發生火災,導致325人殞命,多數為中小學生,災後有媒體報導與倖存者指證:逃生過程中,有官員喊出「讓領導先走」。友誼館劇場那演出的報幕員、當時9歲的女孩周雅靜事後回憶道:「在通道裡,一個爺爺用力推開我們往前跑,我認識他,他就是演出前我給他獻鮮花的那個爺爺」。插隊打疫苗的「好心肝之友」,也在用力推開民眾往前跑,他們推開的包括曾經獻花給他們的民眾。

 

疫苗不足不是偷打的藉口

 

好心肝事件帶給社會強烈衝擊,引爆民眾怒火,是因為社會表率的形象被顛覆了,民眾的道德理想幻滅了。曝光的違規打疫苗名單,包括往昔的權力菁英,他們享受過平民百姓所沒有的尊榮與優遇,如今不在其位,仍然眷戀特權。名單也包括現時的意見領袖,這些人的言行塑造了民眾對社會的認知、影響了民眾的價值觀,在專業領域扮演了精神導師。這些社會菁英本身能言善道,又有同儕團體廻護,遂產生了一些詭辯,使用得最多的是藉口,是「疫苗不足」。

 

肝病防治學術基金會(好心肝志工會)榮譽顧問、中央銀行前副總裁許嘉棟承認違規打疫苗的同時,聲稱「問題根源是執政者嚴重失職,對疫苗取得、感染者收容診治等沒有預作規劃和準備」。這種觀點大錯特錯!正是因為疫苗嚴重不足,更需要嚴格遵守疫情指揮中心的分類,讓疫苗打在最需要的人身上。

 

即使社會發生了重大事故,導致資源極端匱乏,去偷、去搶並不具備正當理由,反而是警方出動快打部隊壓制的目標。且看新北市去年做的封城兵棋推演,腳本之一,是民眾因搶購物資發生推擠衝突,警察啟動快速打擊部隊迅速壓制。

 

也有論者以這些人「對社會有貢獻」來為特權打疫苗開脫。這種把疫苗當做酬庸工具的思維,既反科學,又反法治。疫苗的施打順序,由疫情指揮中心根據法律授權排定,依法做出規定,就應普遍適用,不容任何人凌駕於法律之上,也不容任意擴充解釋。

 

做錯事卻喊著不要獵巫?

 

特權份子的同儕呼籲社會「不要獵巫」,以「獵巫論」來逃避輿論的究責。特權打疫苗在法律上涉及犯罪,檢方已發動調查,豈能以「獵巫」視之?在道德上,這些人平日又享受著名望,如今侵奪了一線醫護人員的資源,顛覆了社會的價值觀,人格產生了重大汙點,難道不需要追究?

 

好萊塢電影《鐵達尼號》中,有一幕的感人場景。郵輪撞上冰山後,船身傾斜,緩緩沉沒,甲板上乘客驚恐逃生,幾名隨船樂師不去搶登救生艇,而是集合起來演奏樂曲《更近吾主》(Nearer, My God, to Thee),以音樂、以情操安撫人心,最後全體葬身大海。「鐵達尼號音樂家」是真實故事,歷史記載共有8人,當時媒體這樣描述:「在樂隊演奏神聖的樂曲時,一些已經身在救生艇上的人也隨著一起哼唱。」

 

「讓領導先走」事件體現了人性的幽暗,「鐵達尼號音樂家」發揚了人性的光輝。台灣疫苗短缺的困境,短期內難以解決,正是考驗人性、對比出高尚與卑鄙的時候。特權份子插隊打疫苗以求保命,固然追求到一時的安全感,結果是活在恥辱中。

 

 

圖片來源: 張益贍臉書、Getty Image;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傅建文

 

最新新聞
孫瑋芒
自由作家、攝影人,出版有長篇小說、短篇小說集、散文集。曾擔任美國《讀者文摘》特約作家、報社編務主管。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