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言快訊
快訊
首頁 / 放.新聞 / 政治
放.新聞
政治
吳東進是忘記了,還是害怕想起來?李勝彥還原始末,與李紀珠變調從這天開始…
2020.06.22
12:10pm
/ 放言編輯部 資深編輯 陳依旻
李勝彥指出,「6月19的股東會上,沒有什麼支持李紀珠的績效報告,吳董憑什麼繼續挺她?」

 

新光金(2888)副董李紀珠和前獨董李勝彥之間為何變成走味的咖啡?卸任董事長吳東進,身為公司治理要角,很明顯從頭到尾都不是局外人,是不知情,還是害怕想起來?李勝彥昨(22)日深夜向《放言》透露,從和諧到變調是2018年5月,之後多次透過董事會、書面資料告訴吳東進反對李紀珠的理由,但吳東進視而不見,聽而不聞、極盡放縱;他也強調,「6月19的股東會上,沒有什麼支持她的績效報告,吳董憑什麼繼續挺她?」

 



新光金股東會落幕至今,問起當天情境,各界大多只記得鋪著神秘「人造鮮花」面紗、「只聞其聲,不聞其人」的吳東進,以及3次被中斷發言、最後關麥「請」下台的李勝彥,讓人費解的副董薪酬、公司治理等爭議仍舊迷霧一團。

 

再度拼湊砲聲隆隆的現場,面對公司未按《證券發行人財務報告編製準則》揭露李紀珠訴訟案,唸不下去審查報告書的前獨董李勝彥,吳東進隔著鮮花造景,當眾向李勝彥說:「李獨董,我實在是很對不起你」、「我已經給你3次機會,請下來好不好。」並同時下令議事組「請把麥克風聲音關掉」,強烈要求李勝彥未依議程宣讀審計委員會審查報告書先下台,改由獨董林美花代讀。

雖然被「請」下台,李勝彥仍以股東之名遞上發言條,繼續堅持立場,強調非常支持新光金要像吳東進所說,注重法治法遵、落實公司治理、推動永續經營,可是和李紀珠共事的3年經驗,覺得新光金要永續發展是困難的,只要李紀珠還繼續待在金控,公司會有法律訴訟的風險。

 

對於李紀珠訴訟案,吳東進先是感謝李勝彥當了6年的新光金獨董,稱讚兩位都是傑出人才,「共同在台灣銀行工作,當董事長和總經理」,最後感嘆他們「剛開始也很和諧,也不知道現在變成這樣。」

 

公司獨董和副董因公司治理變調,主因為何,身為董事長,是忘記了?還是害怕想起來?李勝彥昨日接受《放言》訪問時,隔空向吳東進喊話:「這要問你自己跟李副董,我反對李副董續任董事就是這簡單的16個字:『頂撞體制、牴觸法令、怠忽職責、公司放任』,我不斷透過董事會、書面資料告訴你,你視而不見,聽而不聞、極盡放縱,導致有些觸犯法律…」

 

「過程不知檢討!」李勝彥指出,問題要回歸吳東進不認真想,就算想了,也不想處理,還有公司放任李紀珠,吳東進雖然退居幕後,但李紀珠事後是不是真的沒有靠山,「這很難評論,我們走著看!」

 

與李紀珠並非一開始就不合。李勝彥坦言,剛開始,李紀珠要進新光金,「我表示歡迎」,還替她跟新光董事講好話,後來變調是因為李紀珠做事情不大負責、推卸責任,就開始懷疑,她當過金管會副主委、台灣銀行董事長,竟然沒公務員格調和法治概念,就開始注意她的行為,並在董事會上提出質疑,「可是董事會以吳東進為主,置之不理,甚至還講,等金管會來了再說,以為金管會是李副董在開的,李紀珠的個人事情都能到金管會去談,汙辱金管會權威,幾次都這樣,讓我覺得獨董做起來沒什麼意思,去年差不多11月左右,發現當不出成就感,非常洩氣…」

 

回想與李紀珠從和諧到變調,李勝彥指出,是2018年5月的某次董事會,李紀珠把通篇批評他的文件在董事會後加上去,變造董事會紀錄的行為,讓他察覺不對勁,今年4月對李紀珠做出4大指控,被新光金火速駁斥「都非事實」,也是李紀珠利用自己發言人的角色濫用職權,變造重大訊息,整個公司集體袒護她。

 

李勝彥指出,自己曾去上公司治理課,向老師提出相關問題,得到的建議是必須尋求外面的管道,於是就向金管會檢舉,可是李紀珠好像自以為朝中有人,去年這時候,新光金新增加一名薪酬委員,竟然跑到金管會某部門質問,為何沒給李紀珠長期績效獎金,「那完全是公司自己的事情 怎麼跑到金管會要錢 很不得體,薪酬委員怎麼去替李紀珠要錢,這就是為何會對李紀珠行為更加監督。」

 

李勝彥再度重申,只要李紀珠在,新光要永續發展,很困難,「因為她是絆腳石」,他會繼續揭發李紀珠的不當行為且提出告訴,「她以為我不在董事會,事情就會風評浪靜,是非永遠都會攤在社會上,供人檢驗,以後我就用股東身分,甚至去投資人保護中心尋求資源。」

 

 

 (照片來源:記者陳依旻攝影、李紀珠臉書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