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放.高論 / 騰焰飛芒
放.高論
騰焰飛芒
【騰焰飛芒】反中國威權,把莫言的書禁了吧!
2021.01.21
16:29pm
/ 孫瑋芒
莫言是中國共產黨員,並非重點。他引起的極大爭議,是獲諾獎之前曾參與抄寫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被指為「向毛澤東親手製作的扼殺文藝自由的絞架頂禮」,連牆內(中國內部)的學者也有很多指責他的聲音。

 

文化部長李永得掀起了中國圖書入台審查爭議。近日有論者舉出2012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中國作家莫言為例,來反對我方審查中國圖書,意思是莫言的文學地位神聖不可使侵犯,他的新作很可能在台灣的審查制度下被禁掉了。

 



李永得部長在《新新聞》1月7日刊登專訪中則說,「你把中國的書拿到台灣出版還要經過中國同意,憑什麼台灣一點都不能管?」

 

兩岸交流有許多不對等之處,台灣吃了悶虧,李部長可能深有所感而說出此話。

 

基於兩岸交往的對等原則,把莫言禁掉了,有何不可?怕成為國際笑話嗎?怕力捧莫言的中央研究院院士、文評家王德威譴責嗎?

 

別忘了,2000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出身中國的法籍作家高行健,他的作品《靈山》、《一個人的聖經》等,根本無法在中國出版,中國的審查制度早就把高行健擋在全球最大的華文出版市場之外。

 

中國的審查制度是包裹式的,以人禁其所有作品。台灣歌手張惠妹因國歌事件,被中國封殺多年。台灣的藝人、電影人只要被對岸認定主張台灣獨立,其所有作品就會在中國下架。且看李部長在《新新聞》的專訪中指出,反對審查中國圖書的台灣出版業者「根本是在台灣幫中國強權維護他們的威權」。台灣比照中國的包裹式審查,把莫言禁掉,可作為「反中國強權的威權」最有力宣示。

 

莫言讚頌言論審查,連中國作家都不滿

 

莫言是中國共產黨員,並非重點。他引起的極大爭議,是獲諾獎之前曾參與抄寫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被指為「向毛澤東親手製作的扼殺文藝自由的絞架頂禮」,連牆內(中國內部)的學者也有很多指責他的聲音。毛澤東這篇《講話》提出了文藝服從於政治、文藝統一戰線應該歌頌階級鬥爭。

 

瑞典文學院諾貝爾獎評審委員會宣布莫言得獎後,夏業良、余杰等數十位中國海內外民間人士,包括學者、作家、媒體人、民主和維權人士在網上連署公開信,抗議評委會褻瀆了這座獎,指出莫言是個「身上充滿紅色基因、讚美中共體制、摒棄良知、道德冷漠的作家」。按照李永得部長的思維,你說莫言該不該禁?

 

莫言一貫公開擁護中國的言論出版審查,甚至予以美化。美國之音2012年12月8日報導,莫言在瑞典斯德哥爾摩的一場記者會說,「言論審查有時是必要的,就跟機場安檢那樣」。

 

言論審查等同於機場安檢?還可激勵作家創新?

 

之後,莫言在香港《南華早報》2013年9月16日刊出的專訪中指出,「審查制度對作家而言是創新的激勵」。

 

重溫莫言的「機場安檢說」、「創新激勵說」,他的書如果被台灣審查、被台灣擋關,也是自作自受。對於中國這麼一個扼殺言論自由的幫凶,何必為他抱屈?

 

台灣有論者質疑,如果文化部對中國出版品實施審查,誰有資格審查莫言?這又是在權威崇拜了!

 

不論是由公務員或委託學者專家審查,都是代表政府執行公權力,理應對所有中國作者一視同仁。莫言的作品在中國出版前也是要經過共產黨員審查的,審查員未必有很高的文化程度。

 

至於就莫言的單部作品內容來審查,他已在台灣出版的長篇小說《檀香刑》極度耽溺於酷刑的細節描寫,看不到對暴力的批判反省,文學界有不少惡評,我個人也懷疑這種賣弄有多少文學價值。《檀香刑》來台出版如果必須經過文化部的審查,基於公務員怕事的心理,恐怕會引起很大疑慮而難以過關。

 

要禁先從解放軍書籍《超限戰》下手

 

禁掉莫言,目標太大了,恐怕有損台灣自由民主的形象,那就針對與中共黨政軍有直接關係的書吧。比方說,《超限戰》這本書,中國空軍少將喬良和前解放軍空軍大校王湘穗合著,單看作者的身分就該禁。《超限戰》的內容可以解讀為「向中國赤化世界的圖謀獻策」,更該禁掉。

 

從另一角度來看,這本書闡述了中國對外擴張的思維,坐實了「中國威脅論」,在台灣出版,反而能讓台灣人提高對中國滲透侵略的警覺。

 

中國圖書入台的審查,充滿了太多弔詭,太多的相對觀點。

 

如何維繫言論出版自由很關鍵

 

《聯合報》1月17日推出全版報導,反對審查中國出版品。這套報導是站在出版業的利益發言,聯合報系關係企業聯經出版公司的反對意見也在報導內容中。這種基於關係人利益的出發點,或許無法對抗文化部反中國威權的使命感。作為愛書人,我更關注簡體字出版品的引進,希望不要由目前的形式審查改為實質審查。我相信維持書籍的自由流通,能在無形中增進台灣的軟實力。

 

一個自由化的言論市場,自有競爭機制、有矯正機制。政府的介入,恐怕會使言論的市場機制扭曲。從更高層次來說,我們支持言論自由,不是把言論自由當作工具,而是相信言論自由是基本人權。

 

台灣是言論出版最自由的華人社會,我們接受了莫言的作品,我們接受了《超限戰》在台出版,我們包容了親中媒體,容忍了舔共言論。我們長期忍受了兩岸交往的不對等,以此凸顯我們面對中國威權的制度優勢。中國圖書入台若要經過文化部事前審查,意味著台灣的出版自由開始流失,台灣在華人世界的優勢也開始流失。

 

 

圖片來源:政大秘書處、莫言微博;示意圖製作-放言視覺設計部 林巧雯

 

最新新聞
孫瑋芒
自由作家、攝影人,出版有長篇小說、短篇小說集、散文集。曾擔任美國《讀者文摘》特約作家、報社編務主管。
延伸閱讀
最新新聞